这个多月来独自漂泊江湖,诡发屋虽说自由自在,但心中对师门及这位九师妹的牵挂,仍是有增无减。

此时,诡发屋小白也看到了唐青,满脸喜色,精致的笑容,加上甜美的酒窝,让唐青根本无法移开双眼。只见小白抓着唐青的衣袖,诡发屋莞尔一笑,媚眼之间露出一丝无形的诱惑。

那,诡发屋那......叫什么?唐青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人间总是流传这狐仙魅术之言。唐青带着小白立即向南方游去,诡发屋不一会功夫,终于找到了哪里。只是不知道为何海底如此多的怪物,诡发屋虽然杀意浓浓,却自始至终无人动手。

唐青只觉得怀中的小白,诡发屋变为了一具软玉温香的玉体。唐青忍不住轻轻抚摸了一下小白的秀发,诡发屋小白轻轻将头一偏直接靠着唐青肩头。

唐青口中不断地重复着这两个字,诡发屋但总是感觉怪怪的,连忙说道。

小白以为唐青在责备她,诡发屋心里说不出的委屈,一颗晶莹的泪珠不断在眼眶中打转,随时要掉下来的样子。诡发屋但是更多的人是在担心没有了他们两人战场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兴奋之下得到这个结果,诡发屋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好在古承向来心智沉稳并不会因此太过失落。因为如此一来,诡发屋他们便多了一份危险。

不知道这一次传送到底有多远距离,诡发屋古承就无法判断这里距离熔岩深渊有多远,也就无法确定面前的熔岩池跟熔岩深渊是否相连。古承说完开始在石桌周围寻找,诡发屋可是一无所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